ji3zk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修羅戰神-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傳授影殺鑒賞-yd86e

修羅戰神
小說推薦修羅戰神修罗战神
“我没在和你开玩笑,我说的也是真的,
“就单纯说,咱们苍岚学院这些弟子当中,至少有三个修为是要比我高的,你要让我去拿这个第一,这怎么可能?”
夏成龙笑了笑,眼神之中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神色:“在此之前你或许不可能,但是我却有办法让它变成可能。”
韩妙音听到夏乘龙这么说眼神就跟当时也是勾起了一抹极为复杂的神色。
“那你的意思是?”
“我来教你一门功法,这门功法可以一招制敌,到时候等你上了擂台以后,他若是遇到那些强敌的话,可以用出来。”
韩妙音听到夏乘龙这么说之后,心头当时也是狂喜,这个时候的她重重的点了点头:“好啊,好啊,什么功法赶快教我!”
夏成龙一见韩妙音兴奋成了这个样子,当时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笑了笑。
“你先别高兴的太早,这门功法极,难修炼,以你的天分这么多天,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练得出来。”
韩妙音没好气地瞥了下成龙一眼:“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瞧不起我的天分吗?”
夏成龙轻轻的点了点头,韩妙音看到夏成龙这个样子,当时气的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这么说的话,小心,小心我揍你。
線上 言情 小說
夏成龙当时也是哈哈大笑:“哈哈哈,逗你玩儿的,虽然这个东西极为复杂,也极其难学,但是那只不过是对于那种没有师父自行钻研琢磨的人来说的。
而这一次因为有了夏成龙已经成功的凝结出了暗影椎,所以他只要是将自己提那一小部分按颈椎的种子度到韩妙音的身上的话,韩妙音可以说一瞬间就可以学会。
所以这个时候的夏成龙只是轻轻的笑了笑,别有深意的朝着韩妙音这边看了一眼。
“师父,功法在哪?我自己看一看,学一学就可以了。”
夏成龙摇了摇头:“不用,我直接将一部分种子分给你,到时候你自然而然就可以学会这门功法了,用不着这么麻烦。”
韩妙音听到夏乘龙这么说之后,当时也是大吃了一惊,眼神之中闪过了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
“真的假的?现在这些功法都这么好学了?”
夏成龙白了,韩妙音一眼:“你要是不愿意学的话那就算了。”
韩妙音赶紧点头:“愿意,愿意,我当然愿意!”
夏成龙直接盘膝而作眼观,鼻鼻观心进入到了一种入定的状态。
韩妙音也是盘膝而坐,坐在了夏成龙的身前。
輪回 樂園
邪魅殿下,打劫请趴好! 舞倾倾
夏成龙伸出了一只手,直接拍在了韩妙音的后背上。
这个时候的韩妙音就感受到了一股暖流,从自己的后背上朝着自己的经脉,就这样涌了过来。
但是片刻之后她的脸色就是一阵的煞白,因为那股暖流在进入到了他的经脉之后,瞬间就变成了无数极为阴暗浑浊的灵力。
韩妙音的脸色煞白,额头之上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夏成龙一见这个样子,心头暗叫了一声不好。
自己终究还是太高估韩妙音的身体状况了,如此一来再这么下去的话,绝对是要出事儿的。
可是现如今这传功才传到了一半,要是就此停止的话,恐怕到时会产生自己难以预料的后果。
夏成龙想到这儿,当时也是咬了咬牙。
日月刀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异变徒生,此时韩妙音的经脉似乎处于一种饱和的状态,夏成龙想要将自己的灵力渡进韩妙音的身体,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这个时候的夏成龙急的就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该做些什么。
这千钧一发之际,韩妙音因为体内的灵力错乱,直接一口鲜血就这样喷了出去。
夏成龙咬了咬牙,直接把韩妙音抱在了自己的怀里,然后用嘴含着灵气,从韩妙音的口中就这样,把这些灵气给渡了过去。
大概是持续了一刻钟左右,韩妙音体内的灵力总算是稍稍的得到了一些的抑制。
此刻的夏成龙当时也是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有惊无险,有惊无险!”
韩妙音的灵力很快就平复了下来,不过刚刚韩妙音虽然灵力错乱,但是她的意识还是有的,夏成龙刚刚吻她,她也是清楚的。
所以此刻的韩妙音心里就好像是有一头小鹿在到处乱撞一样,扑通扑通的直跳。
而夏成龙做完这一切之后,当时也是老脸一红,毕竟自己虽然这是无奈之举,可是也是实打实的占了人家的便宜。
韩妙音幽幽的睁开了眼睛,眼神之中闪,露出了一抹极为复杂的神色,夏成龙也是挠了挠头笑了笑,这么咳嗽了一下。
“咳咳,刚刚情况危急,要是不出此下策的话,我怕你会…”
韩妙音点了点头:“你说的这些我都清楚,我也不怪你。”
夏成龙听到韩妙音这么说之后,当时也是松了一口气笑了笑:“你能够理解就好。”
只不过这个时候的韩妙音虽然口中这么说着,但是脸颊上依然不免爬上了两抹的绯红之色,心里就好像是有一头小鹿一样在扑通扑通的乱撞。
致命诱宠,邪恶夺心妻 草荷女青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就这样敲了起来,夏成龙微微的皱了皱眉,韩妙音同样的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稍稍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夏成龙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就发现了一个苍岚学院的弟子,站在这门口,呼吸急促,表情慌张,就连夏成龙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你怎么如此慌张?”
那个弟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稍稍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老师,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刚刚张一剑师兄,和一个东海学院的弟子起冲突了。”
夏成龙的脸色赫然的一沉:“东海学院的弟子?事情现在怎么样了?”
那个人吞咽了一口唾沫:“这东海学院的弟子十分的嚣张跋扈,一个照面就把大师兄给,给打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