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pq0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玩家超正義 txt-第三百四十三章 接近極限的畫師熱推-6ek9v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玩家超正义
亚历山大没有将安南一行人带到他自己作为董事长的诺亚第一银行,而是将他们带到了鸢尾花银行。
他们的马车侧门,还带有鸢尾花和狮子的图案。而在他们途径的街道上根本没有平民……这是为了预防有心怀歹意的刺客混迹在平民之中,破坏这次外交会面。
街道两侧都是安南之前见到亨利八世的时候,从那个像是时钟转盘一样的王宫中,看到的那些披甲精锐。
随着马车的前进,街道两侧的护卫在马车经过的时候,都会整齐的顿一下手中握持的金属长矛,同时低下头并以手抚胸。
这一方面是为了表示对凛冬大公的尊敬。
另一方面也是向马车侧面的图案本身致敬。
鸢尾花与狮子,本身就是属于诺亚王室的标识。
能以“鸢尾花”为名,鸢尾花银行自然也并不简单。
它并非是诺亚最大的银行、也并非是用户最多的银行……而是由王室控股、由银爵教会的权贵人士参股的王立银行。
鸢尾花银行并不接受普通客户与小额投资、贷款。也不接受任何贵族参股,而直接与诺亚国库本身联通。
名义上,它的董事长只有一人。
那就是当任的诺亚国王。
它明面上是银行,其实算是诺亚的实权机构之一。它所负责的主要职权,就是对一些由国王亲自批准的“国立机构”放款。
比如说修路、修桥、维护大结界、修建国立大剧院……需要以王室的名义出钱的项目,最后都要从鸢尾花银行这边走。
若是有什么大贵族、大商人,想要对王室负责的某个项目进行投资、代理等操作,也要前往鸢尾花银行进行商议。
鸢尾花银行与王室的关系如此密切,本体自然也在诺亚王宫附近。甚至它的屁股就直接嵌在王宫内部……从银爵赐福的喷泉往西南方向走,就可以直接进入鸢尾花银行的后门。
毕竟它每周都需要从国库直接调款,调款的整个过程都是不会离开王宫的。而保护这家银行的人员,除了银爵教会的银骑士之外,还有潜藏于暗处的三眼乌鸦们。
安南、玛利亚与维克多·霜语三人,正在鸢尾花银行董事们各自专属的办公间中,喝着茶闲聊叙旧。
而冬之手与三眼乌鸦则一同在门外守候。
玩家们则从更外面的部分,隐隐包围了这家银行。
……安南总觉得,这似乎已经脱离了“暗中保护”这个词的定义,已经逐渐向着“踩点”偏移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三男一狗”或者“发工资的日子”玩多了呢……
从安南他们坐下后,还不到半个小时。
门口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大人。”
一个极轻极软,像是不希望惊扰到眠者般的声音,从门外响起:“久等了。”
随着房门打开,换了一身衣服的卡芙妮·诺亚正出现于门外。
她不再像是之前一样,总是穿着那身黑色蕾丝长裙、戴着画家一般的贝雷帽……而是难得的打扮了一番。
卡芙妮换上了一袭纯白色的露肩长裙,两手套着白色的长手套。蓬松的下摆也不像是之前那样恨不得直接垂到脚面、而是在膝盖以上……后摆倒是很长,但比起裙摆倒更像是披风。
除此之外,她还换上了纯白色的高跟长筒靴。
这无疑是标准的晚礼服。配色与样式,甚至会让人联想到婚纱。
卡芙妮给人的感觉顿时焕然一新——那种阴暗的气质几乎消失殆尽。
换上了一身从头到尾都是纯白色的衣着,卡芙妮看上去仿佛在闪闪发光。衬得她那一头及腰的长卷发更加乌黑。若是她此刻闭上眼睛的话,那姿态甚至会让人联想到神像。
但正是卡芙妮睁着眼睛,才会失去那股神圣感。
只是卡芙妮那近乎琉璃色的、清澈度会让人怀疑是否是盲人的晶红色瞳孔中,依然充满着那种近乎困倦的出神感。
“……嗯?”
玛利亚轻咦了一声,有些意外的将注意力集中过来。
之前在她与卡芙妮对视的瞬间,她产生了一种“极为遥远”的幻视感。
仿佛卡芙妮所看的并非是玛利亚、也不是作为人类的这个个体,而是什么极遥远、极抽象、极缥缈的东西一般。要比喻的话,更接近于被预言师一句道破秘密时,那一瞬间的恐惧。
是的。
卡芙妮那清澈的瞳孔中,充斥着魔性的视线。反而会让人情不自禁产生强烈的恐惧感。
“……是幻视?”
玛利亚喃喃道。
这或许就是“画师”这个职业的共同之处。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据说雅翁与纸姬的视线,也都具有这种魔性。
雅翁早已剖析过世间千象万物,他的目光锐利到会给人以被解剖的幻觉。而那种幻觉逼真到不仅会让大脑相信……甚至会让世界都被欺骗。
因此意志脆弱、胆量小的人,不可与雅翁对视。否则可能真的会在怯懦的瞬间,随着雅翁下意识的想象而瞬间化为“大体老师”。
而纸姬的凝视,则会让人感受到极致的美——这是纸姬的自我封印,目的是为了保护那些瞥视她的凡人。
魔女 霓裳
没有与纸姬对视的人,仅仅只会感受到“绝美的背影”,而不会被夺走理性与意识。但与纸姬对视的瞬间,就会让人瞬间失去其他一切的人生意义……不仅仅是扭转他人的人生观,甚至可能会使其因极致的爱与美而瞬间发疯。
越是对“美”有深切的体会,尤其是迈入到抽象领域的画师,在与纸姬对视时所受到的精神冲击就会越发严重。
因为纸姬所持有的“美”之要素,在一切情况下、一切审美中皆为美。而若是与纸姬对视,就会看到在自己的理解中、甚至远超自己想象的“美的极致”的存在。
而这样的形象不一定是美少女,甚至不一定是人类、或者说不一定是物质的形态……
既然能够产生幻视。
姑且不论卡芙妮作为未来女王的能力如何。
她作为“画师”的领域,倒是的确已经逼近人类极限了。
“——大人!”
看到安南的瞬间,卡芙妮脸上顿时绽出了浅浅的笑容。
那空洞而深远,给人以恐惧感的视线中产生的“幻视”,也顿时随着卡芙妮的笑容而被打破。
没错。亚历山大团长之所以会选择这里作为会面地点……
自然是因为卡芙妮已经提前交代好了——
她不能光明正大的与安南一起过来,但她可以从鸢尾花银行的后门进来。
与四王子更加亲近的银爵教会,显然更希望卡芙妮能够成为新王。
“……还有,玛利亚殿下。”
卡芙妮看向了坐在安南身边的玛利亚,表情收敛起来、想着她郑重的行了一礼:
“初次见面……我是卡芙妮·诺亚。我会是诺亚未来的女王。”
她郑重其事的宣告道:“我同时还是安南陛下的【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