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7dfa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神筆聊齋 起點-第一百零七章 心中佛性相伴-4rxou

神筆聊齋
小說推薦神筆聊齋神笔聊斋
项秀树是普贤菩萨的坐骑,真身是一个六牙白象,本身具有大神通,在佛门之中,也是大有来头,苏阳曾经在青云山的时候,和项秀树打过交道,并且在遭遇阴司围堵的时候,项秀树更是出手相助,帮着苏阳直飞广平,从而请来关圣帝君,才有了其后斩阎罗之事。
“项兄何时来到这边的罗汉寺做了主持?”
苏阳迈步进门,开口问道。
“很早就在这边挂名了。”
快穿系统:炮灰女友撩男神
项秀树摇摇头,说道:“只是早些时候,我的心没个定处,因此这边的事情基本上放任不管,现在是事到临头,不得不过来管着点……来,里面请。”
苏阳随着项秀树走入到了正殿里面。
李贺走在苏阳背后,此时还在懵懂,看到苏阳走入到了寺庙里面,在外面稍作迟疑,也跟着走入到了正殿之中。
此地是罗汉寺,在这正殿上面供奉的都是罗汉,苏阳目光看来,只见在左边供奉着的摩诃迦叶,阿难陀,舍利弗,须菩提,富楼那,在右边供奉着的是大目犍连,摩诃迦旃延,阿那律,优婆利,罗睺罗。
这十位是佛的弟子,他们道行出众,各有神通,得到了佛的认可,也得到了西番众生的拥护。
“坐。”
项秀树请苏阳坐下。
苏阳左右观望一下,便坐在这正殿之中,在项秀树的招呼下,便有小沙弥端上来了茶水,苏阳接过茶水,打量一下,笑道:“普陀山的茶。”
“这庙里面的小和尚们心思不纯,天天晚上都在想女人,我在普陀山采集了这么些茶叶,就是洗一洗他们的心肠。”
项秀树坐在苏阳身前,端起一大碗茶来,也没有什么喝茶的仪态,咕咚咕咚的将一碗茶给喝完。
苏阳审量茶水颜色,方才入口品尝。
普陀山在浙江舟山,是观世音菩萨的道场,那个地方灵力充足,雨雾弥漫,住在那里的僧徒种植了茶树,用茶来敬佛和待客,从而让普陀山的茶水成为了一种佛茶。
零下 九 十 度
“不愧是菩萨道场出来的茶水。”
苏阳品尝之后,称赞说道,在另一个没有仙神的世界,普陀山的佛茶便大有名气,而这些茶叶是当真从观世音菩萨道场里面流出来的,更是弥足珍贵。
“不过都是润肠清胃的东西罢了。”
项秀树说道,同时看向了李贺,说道:“我知道你心中也实在冤枉,不过我这里也有一些没头的案子要说给陛下,你现在一旁等一等。”
陛下?
李贺原本就懵懵懂懂,此时又听到了陛下两个字,更是脑子里面一团乱,只能稀里糊涂的坐在一旁。
“应该是吃空饷的问题吧。”
苏阳看着项秀树,直言说道:“这些没头没尾死去的人,都是这边抚军在吃空饷对吧。”
吃空饷这种事情由来已久,在军队里面也有一套吃空饷的方法,那就是多报人数,而有些地方当官的为了多吃几份钱,对于手下更是残暴,为了防止有逃兵,杀起自家人来更是毫不留情,从而让下面的人来怕他,不敢反抗他。
这都是这时代军队的弊端所在,苏阳已经从京城开始更正这些,只是这些种种弊端,不是苏阳一张纸就能轻易更正的,就算是苏阳命令下达,军官这边也一笑置之,权当没有这个命令。
苏阳所说的抚军就是巡抚别称,节制三司,统辖一方兵权,他如此吃空饷,下面自然会效仿,如此这一个军队人数便少了许多,总体的战斗力,自然不如预期,连带着也将一方的风气自然带坏。
“没错。”
项秀树说道:“济南这边的抚军一人吃了八百响,现在长街上没头没尾的冤魂,就是死在了军队里面,他们自觉冤屈,便在这里日夜嚎哭,而恰逢东岳冥司近来有事,这些冤魂厉鬼无人收治,便让这边有了种种异景。”
“活腻了。”
苏阳目光微合,肯定说道。
自苏阳修为日增,杀心渐消,慈心日涨,便是在魑魅城中,面对众多鬼物,苏阳都自觉他们尚可能救,而对于官僚作恶,他杀意自起,毕竟苏阳在朝中已经是好话说尽,各项政令如何应用皆用白话写来,就是怕他们不理解,会错意,在已经好话说尽的前提下,他仍旧我行我素,苏阳自然不会轻饶。
就算是巡抚掌握山东一方兵权,也没有向苏阳谈条件的资格。
“哈哈哈哈……”
项秀树听苏阳的话,哈哈大笑,而后又说道:“说起活腻了,我这里也住了一个活腻的人。”
苏阳目光看向了殿门外。
“哈欠……”
在殿门之外,一男子打了喷嚏,用衣袖擦了擦鼻子,走到了殿门口,随即锵的一声拔出长刀,喝道:“我在这里睡觉的时候,听到有人说贵人,你们谁是贵人?把钱拿出来,今天大爷不想杀人。”
苏阳看向持刀的人,瞧着他三角眼,脸上带疤,满脸都写着恶人,不由摇了摇头。
李贺在一旁一直听着苏阳和项秀树两人对话,也听到了项秀树称呼苏阳为陛下,此时看到了这男子出来,一咬牙,直接就挡在了苏阳身前,看着此人咬牙叫道:“大胆!你是什么人!”
“他就是你想勾结的江洋大盗刘圩。”
苏阳在后面,叫破了此人的身份。
“刘圩?”
李贺听到刘圩的名字,不由一惊,他作为济南这边的普通人,可是听过刘圩这一位江洋大盗的许多故事,例如他一拳就把相好的女人打的肠穿肚烂,他纵身一跃就能跳上丈高的山墙,他夜行八百里,千里奔袭作案……
种种恶名让李贺听到刘圩就在眼前时候,不由心惊胆颤。
“施主。”
项秀树看着刘圩,含笑说道:“你不是来寺庙拜佛的吗?”
“拜佛?”
刘圩听到项秀树的话,哈哈一笑,说道:“这里是罗汉庙,哪里来的佛呢?再啰嗦就把你直接杀了,送你去见佛祖。”说话时候,刘圩将手中长刀往前递来,架在了项秀树的脖子上面。
“佛并不在寺庙里面,而是在心里面。”
苏阳端坐在一旁,端起茶水,慢慢品尝,如此喝了两三口之后,方才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如果一味的去寺庙里面寻找佛祖,那么你就算是苦行僧,寻找一辈子,也找不到佛祖所在。”
西游记里面有“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人人有个灵山塔,好向灵山塔下修”的颂子,所说便是佛家真理。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佛在心中?”
刘圩将手中长刀对着苏阳,笑道:“那么这个佛是在你的心中,还是在我的心中?”
“众生心中均有佛性。”
苏阳看着刘圩说道:“我的心中有佛,你的心中也有佛。”
佛性,就是觉悟成佛的可能性。
刘圩哈哈大笑,伸手解开了自己的衣裳,袒露胸膛,看着苏阳,笑道:“你说我心中有佛,那么佛在那里,我怎么就没有见到呢?”
苏阳和项秀树两个人对视一眼,彼此失笑。
“来……”
苏阳站起身来。
刘圩连忙将长刀横在苏阳的脖颈前面。
“你不要怕。”
苏阳看着刘圩,笑道:“我这就给你指出佛在哪里。”
怕?
刘圩瞧着苏阳神色,自觉莫名其妙,他手中的长刀已经横在了苏阳的脖颈前面,苏阳居然劝他不要怕……你不怕我手中的刀吗?
“好!”
刘圩长刀往苏阳的脖颈上面再横一点,说道:“如果你没有让我看到佛祖所在,我就直接杀了你!告诉你,我可不管你是什么贵人,我孤家寡人一个,就算是官家的小姐,我都玷污好几个了……”
苏阳连连点头,看着刘圩说道:“放心,一定能够让你看到佛。”说话间,苏阳伸手在刘圩的胸膛前面,轻轻的对着刘圩的胸口一戳。
“这里可没有……”
刘圩被苏阳这一戳,开口就想笑,只是低头看的时候,整个人忽然僵住,只见苏阳的手没入到了他的皮肤血肉之中,而后他便感觉心脏被人攥在了手中,让他此时就算是想要挣扎,浑身上下也不能动弹。
苏阳伸手轻拉,刘圩的心脏便被苏阳扯出身外。
“项兄,你来看看,他的心中可有佛性?”
苏阳看着项秀树,含笑问道。
项秀树凑过身来,似模似样的凑到了心脏前面,瞪着眼睛细细打量,而他的一呼一吸,全都打在了刘圩的心脏上面,让刘圩整个人的头皮都在发麻……对刘圩此时来说,感觉就像是野兽在嗅他的心脏,而刘圩此时最担心的,就是项秀树忽然对着他的心脏啃一口。
“是有佛性,不过只有一点点。”
项秀树点了点头,而后看着刘圩,含笑问道:“施主,你在心中看到了佛吗?”
“看到了,看到了!”
刘圩连连点头,说道:“我看到了我心中的佛性,大师,神仙……有道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现在的我大彻大悟,准备皈依佛门……你们看我还有救吗?”
刘圩没有看到佛性,他感觉自己看到佛了,现在瞬间就大彻大悟。
PS:这半年来隔三差五吵一架,彼此互相折磨,现在终于到头解脱了,今后的心真的能放在小说上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