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bd6熱門都市言情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討論-258.這是逢賭必輸的設定展示-35gek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木叶之神大人,你累不累?要不咱们来打个赌怎样?”纲手挤出一脸笑说道。
“赌?赌什么?”叶晨问道,很怀疑纲手是不是在作死,这个逢赌必输的家伙居然有勇气和自己赌?
叶晨虽然对赌博一道不了解,但是怎么说也不可能输给纲手,毕竟逢赌必输的设定除非是消失了,不然纲手必败无疑。
“就赌谁的骰子点数比较大?”纲手说着又从抽屉下面取出一副骰子。
果然是准备了很多啊,不愧是赌徒。
“嗯,可以,你先猜。”叶晨说道。
他知道纲手逢赌必输的设定,因而先让纲手来,这样纲手就必定要输。
如果是叶晨自己先来,那么有二分之一的可能性是叶晨输。
让纲手先来,那么百分百纲手输。
“好嘞!我运气这么好,一定能赢!”纲手对自己非常自信,说道,“我猜大!”
纲手猜大,自然叶晨就只能猜小。
“可以开始了!”叶晨说道。
纲手抓起骰子狂摇,没一会儿便停止,“一定是大!”
打开一看,纲手却彻底傻眼,居然是小!
纲手想反悔了,赌徒的她,当即说道,“对了,刚才忘记说赌注是什么了,所以这一把不算。”
“行,你说了算吧,赌注是什么?”叶晨百无聊赖说道。
其实叶晨也很无聊,坐班什么的最累了。
等下等相关人员来了之后,他便能分出一个分身来监督纲手,本尊出去浪。
悲苍血泪
“赌注的话,如果我赢了,你给我放一个月的假,如果你赢了,你随便对我怎样都可以。”
纲手也很是豪迈,觉得这个条件对于叶晨来说应该很诱人。
“什么条件都可以?你说真的?”叶晨抠了抠鼻子问道。
“当然,什么条件都可以,包括……”纲手有些暗示。
这让坐在叶晨大腿上的铁椿羞红了脸,觉得纲手老不正经。
“行吧,你先来。”叶晨无所谓道。
纲手说道,“这一次我可要好好想想了,应该大还是小?”
想了一会儿,纲手自语道,“嗯,两次同时出现大的概率比较小,所以应该是小。”
听到纲手的自言自语,叶晨笑了,纲手估计没有学过概率论。
大还是小根本和这无关,是和纲手的设定有关的好不好?
“小!”纲手说道。
然后在叶晨同意点点头之后,纲手开始狂摇骰子。
啪的一声,纲手很是豪迈地将骰子拍在桌子上。
打开之后。
再次震惊!
居然是大?!
“不可能,我不可能运气这么差!”
纲手一拍桌子,再次狂摇骰子,因为她觉得是上天在故意和她开玩笑。
“这一次我猜是大!”
啪的一声,将骰子拍在桌子上,打开之后,再次震惊!
居然是小!
纲手不信邪,又试了几次,发现自己一次都没有猜对。
叶晨便这样看着她装逼。
纲手还是不信邪,说道,“不可能,这一次已经摇出了小,我再盖上,不去动它,再次打开之后,必定是小!”
很显然,点数不会变。
然而纲手再次打开的时候,震惊得发现点数居然变成了大?!
人类未解之谜啊,为什么自己没有动,点数还能自己变?!
“好,既然现在点数是大,那么我再盖上,不去动它,再打开应该还是大!”
盖上之后,再次打开,又一次震惊!
泥马,点数居然变成了小!
可怕,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询问的眼神看向了叶晨,纲手怀疑叶晨从中作梗,背后动手脚。
然而叶晨却耸耸肩,做出一副自己也不知道的样子。
“那好吧,这一次是小,既然不动它,还会变点数的话,那我猜等下要变成大!”
纲手这一次自信满满。
然而,下一刻,再次打开的时候,竟然依旧还是小!
纲手急了,对叶晨质问道,“这骰子有问题,它在和我开玩笑!”
掌彻轮回 书界小白
叶晨笑了笑说道,“骰子怎么可能会有问题?我看是你人有问题。”
纲手说道,“我哪里有问题,明明就是骰子自己变点数。”
叶晨不做回答,因为原理叶晨也不懂,叶晨只知道纲手有问题,因为存在某种莫名其妙地设定,逢赌必输。
这设定强大到连客观事实都能够改变。
老实说,叶晨很相信唯物主义,但是事实告诉他,这并不是幻觉,真的发生了,骰子自己变点数,就好像是在和纲手闹着玩。
铁椿一脸懵逼,她也看到了这种诡异地景象,当即就想叶晨寻求答案,问道,“亲爱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叶晨摊手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百分百空手接白刃的设定?”
“你是说,那个十万个为什么动画的哪吒篇?”铁椿因为看过这个动画,被里面的喜感给惊艳到了,所以记忆犹新。
“是的,这就是设定,哪怕对方从什么角度进行攻击,都会触发百分百空手接白刃特效。实力上并非如此,而是不管他怎么伸手去接,对方的白刃都会落在他的手上。这就是设定。”
铁椿听得一头雾水,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叶晨也不明白,反正随便解释一下就行,谁知道这个火影世界史什么鬼?
“好了,纲手,认赌服输,你已经输了,你说的,我怎么搞你都行。”
叶晨冷笑一声说道。
纲手心头突然有惊恐,紧张问道,“你想要对我怎样?”
叶晨嘿嘿笑了两声,过去就是啪啪两巴掌,说道,“其实我很早就想打你了,只是顾及我木叶之神的面子而已,以免被别人说我以大欺小。”
“那你现在为什么不顾及面子了?”纲手双手捂着已经被打红的脸,问道。
“因为,我有了正当的理由!”毕竟刚才玩游戏,是纲手自己要承诺这样的条件的,叶晨只是给她耳光,已经便宜她了。
不一会儿,便又忍者进来,手中拿着文房四宝。
看到纲手脸色通红,像是很害羞的样子,顿时觉得奇怪。
在他看来,纲手一直都是大大咧咧的,根本不是那种会突然害羞的人。
注意到叶晨在旁边抱着女朋友坐着,顿时明白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