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1uy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我真的只是村長-635 又是幾百萬的入賬看書-k3d9z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少废话,懒得走。开车快一些。事情在车上说,今晚上估计瞌睡都睡不成。刘龙跟刘兵都回来了,还有冯松涛以及杨小乐他们,对吧?”
刘志强点头,“一路的呢。”
于是也不再客气,他上了副驾驶,招呼何叶上后面的座位。
“轰~”
发动机轰鸣声响起。
“狗曰的,这么一截路,也要开车!越来越懒了!也不嫌费油。”杨爱群听到车子发动机声音,抱怨起来。
圓 月 彎 刀
蒋建清一边砍肉,一边说道:“爱群婶,春来兄弟哪里在乎这么点?”
刘福旺则是瞪了她一眼,“你个婆娘晓得个球。山城那是最关键的地方,志强给春来守着呢!”
说的时候,还看了一眼蒋建清。
“再说了,人家志强回来,先不回屋,来咱们这里,春来送他回去,有啥?”
“我就说一下,反正你个老东西总有借口。”杨爱群不吭声了。
蒋建清只是默默地砍肉。
心中倒是有了不小的心思。
车上,刘春来也没问何叶的情况,只是听着刘志强的汇报。
“苗局长那边,明确表示了,年后如果我们还是不愿意扩大规模,可能对我们的支持力度会降低很多。今年我们承包的长丰麻纺厂、红杉制衣厂效益算是轻工局中最好的,但是利润大多数都归属我们……”
这事情,没法在大队会议上公开谈。
刘春来把利润大部分划给了销售。
而销售那边又有一些别的复杂操作,大部分都属于刘春来个人。
“杨艺走之前,找过你吗?”刘春来一边开车,一边琢磨着。
山城轻工局那边的态度,之前可没有这样明显。
“都是她走之前找我,告诉我的这些情况。我们通过轻工局调了不少车皮跟货轮,虽然都给了钱,苗局长那边没有表示,但是轻工局内部意见很大。”何叶开口了,“前阵我们提着东西拜访苗局长,他的态度没有之前热情了。”
刘春来有些诧异地扭头看了一眼何叶。
刘志强是干不出来这些事情的。
“年后我会去那边一趟,跟苗局长谈谈。”刘春来说道,“之前我就说过,你们在山城,不仅是负责连接蓬县跟外面市场,更重要的是开发山城的市场。”
“这个没有问题,目前山城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蔬菜批发市场、家具批发市场,都跟我们建立了直接的合作关系……山城供销社那边,也跟我们保持着非常好的关系……”
何叶的汇报,让刘春来眉头皱了起来。
这才多长时间,刘志强把所有的事情都让何叶参与,而且还掌握了?
刘志强坐在副驾驶,一直都关注着刘春来的表情。
连马路周围的变化,都没有看过。
见刘春来这表情,顿时解释:“何叶原来是红杉制衣厂的人。”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当初李红兵也是跟一个女知青搅和在一起,要不是刘春来感觉不对,提前有了防备,肯定会让他们损失惨重。
他这是解释何叶的来路。
刘春来想了想,没印象。
依然不说话。
“是杨小乐堂姐的同学。”
知根知底,不是外面随便遇到的。
“知青?”刘春来更是意外。
这世界,貌似有些小?
“回来得比较早。另外,她不管钱。”当着何叶,刘志强也不隐瞒什么。
“春来叔,我知道我跟志强两人太快了,他今年35,我也27了,如果你同意我们的事情,我们就领结婚证,然后我来蓬县……”
何叶的话,让刘春来更是意外。
“你们两个人的事情,跟我没关系啊!”
刘春来有些无语。
人家两个处对象,结婚,自己又不是双方长辈,没权利干涉不是?
还好,车子已经到了制衣厂。
“行了,你们先回去一下,我在八祖祖这边等你们……”刘春来停下车,没有送刘志强回家。
刘志强家,在公房左侧往上一点,只有百十米距离。
路是修通了的。
刘八爷家院子,今天热闹非凡。
柯尔特、郑天佑等人都回来了。
周蓉同样也来这边过年。
看着这几位,刘春来不由想着,周蓉要是知道柯尔特跟郑天佑都是他叔叔,心理啥感觉。
以前孤家寡人的一个人,现在冒出一堆有血缘关系的亲戚。
爱丽丝见刘春来进来,一脸热情笑容地给了刘春来一个大大的拥抱。
看得周围人神色怪异不已。
跟杨小乐几人蹲在一边抽烟的冯松涛递了一支烟给刘春来:“本来准备到你家里,不太方便,就没过来。”
刘春来接过烟,点着头。
他也不在意这些礼节。
现在住在刘八爷这边,究竟这边是自己家,还是自己爹妈所在那里属于自己的家,他也说不清楚。
冯松涛也算是手下,到那边也没法说事儿,反而还尴尬。
虽不待见柯尔特跟郑天佑这两个有着非华夏血统的儿子,不过,今天的刘八爷,脸上褶子都舒展开了。
心里自然是高兴的。
哪个老人不希望儿孙满堂?
刘八爷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突然冒出两个儿子一个外孙女,血统不正,也是后人啊。
唯独就是遗憾没有达到五世同堂。
对他这种传统的老人来说,天伦之乐没有。
一阵寒暄后,冯松涛把刘春来拉到一边,“那边的事情,现在也算是走上正规了……”
刘春来看着其他人,想了想说道:“一起去大队会议室说吧,相互都了解一下。”
现在需要整合了。
柯尔特和郑天佑两人没意见。
跟刘八爷,依然还是比较生疏。
杨小乐等人从一开始就跟着刘春来,到现在也算小有身家,来这边同样是为了汇报工作的。
这不仅关系到今年分多少钱,年后如何搞,也得听刘春来的。
孙小玉也想跟着刘春来他们去。
刘春来看着她,直接摇头:“小玉姐,你这大着肚子不方便。”
孙小玉翻了一个白眼。
知道刘春来的意思。
也没坚持跟着去开会,听听李春来究竟弄了多庞大的产业。
她很清楚刘春来的账务有问题。
从一开始就跟着刘春来做服装呢。
负责财务的叶玲没说啥,她自然不会去说出来。
她只是搞技术的。
刘春来见刘九娃在灶屋里忙着,对他说道:“九哥,我家杀猪,你去一趟,背些肉回来。”
刘九娃点头。
也没拒绝。
肉是给刘八爷的。
刘八爷则是说道:“春来,咱这天天有肉,你妈喂猪一年到头也辛苦,拿啥肉。”
刘春来只是对老爷子笑笑:“九哥不去,我妈一会儿要送过来,她难得跑啊。”
刘八爷也不再客气。
“晚上你们回来吃饭不?”刘八爷问刘春来,“正好他们都回来了,我让九娃弄点好东西,晚上好好喝一顿……”
老头子想跟自己儿子及外孙女一起吃饭。
刘春来摇头:“八祖祖,今晚上估计没空,算账啥的不知道忙到几点,明天差不多。”
刘八爷也没有再坚持。
除了柯尔特跟郑天佑几人,杨小乐跟冯松涛几人,都是各提着两个蛇皮袋子,准备出门。
袋子里全是钱。
“袋子先放这里,直接核对数据算账就行了……”
重生巫师之途 天朝宅生
刘春来对着几人说道。
以前对现金没有太直观的概念。
在这个没有银行卡、没有转账的年代,加上为了避免财务被监管,所有的交易都是现金。
面值最大的还只是十块的。
习惯了大笔现金进出的刘春来,只是扫一眼,就知道这些钱加起来得有三四百万。
这还是之前已经把钱转回来很大一部分剩下的。
钱太多,也愁人。
“对了,叶姐回县里没有?”刘春来转头问孙小玉。
他是相当不负责的。
各种事情,安排了,也就不管。
今天上午叶玲等财务人员还在,中午还一起吃了饭,开了会。
至于现在?
他不晓得叶玲回县里没有。
县长夫人又如何?
原财政局副局长又怎么样?
反正都是工具人。
“没呢!还在大队部,一边干活一边骂你不当个人,各种事情一大堆,账务比财政局还复杂……”孙小玉直乐。
刘大队长倒是不在意,“骂就骂呗,又不少二两肉,只要把事情干好了,打我一顿都行。”
“不加工资?”
“加工资?那是不可能的。”刘春来开着玩笑。
其他人已经向着大队部去了,刘春来急忙赶上。
“最开始来的时候,这里还是啥都没有,路都没修通呢!”冯松涛一脸感慨。
“别说路,能看的房子都没有几座。我们这里,原来可是整个县最穷的生产队。”刘龙说道。
原本还当了一段时间周蓉的舔狗。
后来晓得这是刘八爷外孙女后,啥想法都没了。
听话还是听话。
但是人也成熟了很多。
蓉城那边,因为周蓉的存在,刘龙的工作是最不好做的。
他不知道刘春来对周蓉是什么态度。
算是合作呢?
还是周蓉是下属单位。
这次回来,得找机会弄清楚。
“要不是春来,这里多少年都不会有变化的。”柯尔特来的次数不少,“尤其那山上,以后或许会发展成一座小城市。”
山顶上的变化是最大的。
原本只是一些荒芜的土地,缺乏水源,耕种也没有多少收获。
提灌站建设好了,本来可以增加土地面积,大队却没有安排种植小麦跟油菜,反而变成了工地。